荀伯克《月光小丑》本體和現象的世界

荀伯克(Schoenberg)1912年創作《月光小丑》(Pierrot lunaire),當中用上半說半唱的Sprechstimme眾所周知。這套作品常與當時流行的表現主義扯上關係,最直接的看法是半說半唱的方式就好像呼喊一樣,也就是像古希臘的醫術裏靠呼喚來達致淨化作用(catharsis)。若單靠呼喊就能表達內在的歇斯底里,音樂本身就顯得可有可無了。

小丑皮爾羅(Pierrot)這個角色在十九世紀開始已被描繪得變成陳腔濫調,這個十八世紀留下來的流浪樂隊(commedia dell’arte)的常設角色是一個悲劇,白衣小丑皮爾羅的妻子Columbine愛上另一個小丑Harlequin,妻子離他而去,皮爾羅卸下面具後只有哀傷。這也剛好是荀伯克的故事,他的妻子也跟別人走了…不知是巧合還是有意,荀伯克自己的妻子也有外遇,荀伯克沮喪到極點,不知他是否將自己代入了皮爾羅的角色。

300px-watteaupierrot
Pierrot

荀伯克選上了一套由比利時象徵主義詩人Albert Giraud所寫的《月光小丑》的德文譯本,像一般象徵主義的詩歌一樣,詩中通過象徵符號和相關意象作為遊走兩個世界的入口,以符號引發想像跨越「現象」(phenomenal)和「本體」(noumenal)的世界,也即是說,詩人在眼睛看見的外在世界,引發起他的內在自省,或是讓他進行一個神秘的、肉眼看不到的奇妙旅程。像這首「黑夜」(Nacht)裏(組曲的第八首),飛蛾在夜間飛行,拍翼這動作猶如施咒(典型的象徵主義意象),讓詩人感受到看不見的妖怪。

 

Finstre, schwarze Riesenfalte Obscure, black giant moths
Töteten der Sonne Glanz. Killed the sun’s splendour.
Ein geschlossnes Zauberbuch, A closed book of spells,
Ruht der Horizont – verschwiegen. The horizon settles–hushed
Aus dem Qualm verlorner Tiefen From the mists of lost depths
Steigt ein Duft, Erinnrung mordend! Wafts a scent–remembrance murdered!
Finstre, schwarze Reisenfalter Obscure, black giant moths
Töteten der Sonne Glanz. Killed the sun’s splendour.
Und vom Himmel erdenwärts And from the sky earthwards
Senken sich mit schweren Schwingen Sinking on heavy wings
Unsichtbar die Ungetume Unseeable the monsters (glide)
Auf die Menschenherzen nieder… Down into the human . . .
Finstre, schwarze Riesenfalter. Obscure, black giant moths.

荀伯克的《月光小丑》並非以十二音列來創作,這套歌曲屬無調性(atonal),靠的是音程來連繫,特別是他鍾愛的二度和四度音程,這些音程組成動機,聯繫到詩中意思。

音樂開始時首三小節屬八聲音階,然後單簧管奏出全曲的motive——上升小三度和下降大三度(ascending minor third and descending major third),就像飛蛾的拍翼動作,這個以音程組成的動機不斷重複。

pierrot lunaire1

在形容這飛蛾,唱至黑夜的「靜謐」時,這動機低音得幾乎沉默。

pierrot lunaire2

這飛蛾從天空下沉,成為無法看見的怪物,直達人心。飛蛾動機也從高音處下行,而且首次出現在人聲的旋律裏。若半說半唱的歌唱形式就是有如表現主義般人類對外在環境的呼喊,這外在的飛蛾最後降落在她所表現的歌聲——這對外在表達卻不屬於物質世界的存在,也就是說,她的歌聲是內心獨白而已,是本體世界,和樂器所描繪的表象世界割裂。

pierrot lunaire3

與一般的藝術歌曲不一樣,《月光小丑》是要「演」的。所謂「演」不是像歌劇或話劇般有佈景服裝(或mise-en-scene)等,而是單靠獨白或獨誦,內容已包括人物角色和情景情節,像closet drama一樣。而《月光小丑》的委約人叫Albertine Zehme,她本是一個演員,而這類通俗的說唱歌曲總與當時的夜總會舞廳(cabaret)址上關係,而荀伯克在某段時期也確實在舞廳裏工作過。在法國,這類的既唱且演的工作者稱為「演員」(diseuse),而不是歌手。種種原因下,《月光小丑》很多時沒有被歸類為藝術歌曲(art song),而是「通俗劇」(melodrama,即有音樂陪襯的戲劇)。

若《月光小丑》真的是所謂「表現主義」的代表作之一,這套音樂劇如何表達內心的呼喊?看看第十九首「夜曲」(Serenade),所說的是皮爾羅正在拉中提琴,他的外父Cassander過來,他幻想着琴弓突然變大,然後一手栽在他外父的光頭上。這詩裏的象徵符號就是提琴弓,他的外父打斷了皮爾羅的平靜,提琴弓把他從現實帶到幻想裏,在他想像裏他要羞辱外父一番。

 

Mit groteskem Riesenbogen With a grotesque giant bow
Kratzt Pierrot auf seiner Bratsche, Pierrot scrapes on his viola.
Wie der Storch auf einem Beine, Like the stork on one leg,
Knipst er trüb ein Pizzicato. He dully plucks a pizzicato.
Plötzlich naht Cassander – wütend Suddenly Cassander comes–frenzied
Ob des nächtgen Virtuosen – By the nocturne virtuoso–
Mit groteskem Riesenbogen With a grotesque giant bow
Kratzt Pierrot auf seiner Bratsche. Pierrot saws on his viola.
Von sich wirft er jetzt die Bratsche: Fast he throws down the viola,
Mit der delikaten Linken With his delicate left hand
Faßt den Kahlkopf er am Kragen – He grasps the bald head by the collar–
Träumend spielt er auf der Glatze Dreaming he plays on the baldspot
Mit groteskem Riesenbogen. With a grotesque giant bow.

 

荀伯克在這首歌曲裏沒有用上中提琴,而是大提琴,想想荀伯克自己是大提琴手,不知他是否將自己代入了皮爾羅。歌曲一開始是悠提的大提琴,唱段起伏,但總算和大提琴表達的一致,在「pizzicato」一詞時相互模仿。

pierrot lunaire4

但當Cassander進來後就不一樣了,大提琴部份依舊悠揚,但唱段越發起伏。皮爾羅似乎在外部世界仍裝作若無其事,掩飾內心的激動憤恨。

在聲樂作品裏,唱段和樂器可以單純是主角和配角關係,也可扮演其他角色。唱段和樂器的關係在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也就是現代主義流行的時代開始改變。「象徵主義」、「表現主義」、「超現實主義」、「現象世界」、「本體世界」、「意識流」、「精神分析」…這些概念也開始被音樂家開採,反映着當時的人看待現代社會,包括工業化和充滿戰爭的外在,和被現實扭曲的內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